中国易剑命理风水

 

咨询热线

189-6315-0781

 

一个被六道轮回逼疯的物理学家

作者:顾易剑 浏览:34 发表时间:2020-02-25 12:17:36

发疯的人我经常见,但发疯的物理学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坐在我面前的陈铭,就是一个发疯的天体物理学家。


他本来是紫金山天文台的研究员,“天眼”项目的主导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精神失常了。


据腊山精神病院的医生说,那天晚上陈铭带着团队正在用“天眼”扫描河外星系。


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忽然脸色大变,一脚踹开消火栓,拎出里面的斧子,把储存着所有河外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了个稀巴烂,拦都拦不住。



绘画:邢斯恬


陈铭一边砸还一边大喊:“不能让他们看到,不能让他们看到……”警察赶到后,询问了一下情况,就把陈铭送到了腊山精神病院。


24小时后,陈铭冷静了下来,没想到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,就是要见我。


所以,跟精神病八竿子打不着的我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走进了精神病院。


在治疗室里,我见到了陈铭,他五十多岁的年纪,头发灰白,身形清瘦,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光芒——


无论怎么看,都跟精神病联系不上,但他身上穿的病号服,以及捆绑的约束带都在告诉我: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,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精神病患者。



我说:“把他的约束带解开吧。”


旁边站着的高大男护士有些迟疑,“他现在是间歇性狂躁症,如果解开的话,恐怕……”


我笑道,“你觉得凭他这小体格,再狂躁能伤害得了我?”


“好吧。”在我的要求下,男护士解除了他的约束带,然后关上房门,走了出去。


屋子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,面对面地坐着。


“介意吗?”我拿出一根烟,点上,


“陈教授,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系,博士生导师,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。后回国,任职于紫金山天文台,‘天眼’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致力于河外星系的研究工作,并搜寻地外生命的存在证据。没错吧?”


“前期工作做得很充分嘛,”陈铭推了推眼镜,似笑非笑,“这样就省的我做自我介绍了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你从事的工作与我风马牛不相及,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你为什么点名要见我?你认识我吗?”


“我不认识你,但我看过你写的东西。欧阳乾,你是当今少有的牛逼作家。”


哎卧槽,这冷不丁的夸奖让我猛然羞涩了一下。


“咳咳,混口饭吃而已……那个陈教授,你要见我的主要原因是?”


“能理解我的人不是太多,你是一个。”他指了指我的烟,“能给我来一根吗?”


我递过去烟,给他点上,他满足地深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地吐出了一道笔直的烟柱,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信仰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想了一下,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
他扑哧一下笑了,“扯什么淡。”


我也笑了,“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”


“你知道我在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前,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吗?”


我摇了摇头,他们给我的资料里,没有写过这个呀。


“这才是我真正的身份,看来都被大家给忽略了。”在淡淡的烟雾中,他吐出了五个字,“五明佛学院。”


我悚然一惊,“你是佛教徒?”


“确切地说,是佛学教徒。”


“有什么区别?”


“佛教徒是磕头烧香,佛学教徒是思考研究,我们是把佛学当作一门学科的。后来我学习天体物理学,也是为了从另一个层面研究佛学。”


这让我想起一段佚史:郑和本姓马,出身于穆斯林家庭,他连续七次下西洋,其实是为了找寻传说中的圣地麦加。


我向来对这种野史嗤之以鼻,不由哂笑道:“陈教授,您研究天体物理学,不是为了寻找兜率天吧?”


“哦?”他眉毛一扬,“你知道兜率天?”


“佛经里都记着呢,释迦摩尼成佛之前,就住在兜率天。未来佛弥勒降生之前,也住在兜率天,那里可是你们的极乐净土。”


陈铭丝毫不理会我的揶揄,却露出赞叹的表情,“人间四百年,为兜率天一昼夜;兜率天人寿为四千岁,命终之后,上升精微,不接下界诸人天境,乃至劫坏,三灾不及……”


“喂,醒醒,陈教授?”我连连唤他。


本来我还以为他们抓错人了,陈铭只是情绪上有些激动而已,现在我可以确定了,他就是精神病。


在我的连番呼唤下,陈铭终于回到了现实,他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,正襟危坐道:“欧阳,我们来聊聊人生吧。”


我心想,这话题跳跃的。


“你知道,人死了会怎么样吗?”


“死了,就死了呗。化为泥土、水气,被微生物分解掉,最后空无一物。”


“你说的那只是肉身。意识呢?”


我皱眉道,“意识?”


“你知道量子力学吧?一旦人的意识介入观测,粒子就会改变其行为轨迹,这证明人的意识也是一种能量,足以影响到粒子的状态。那么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能量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会凭空消失,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。当人死后,肉身转化为泥土,水气,这没问题,那么意识的能量去哪了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一时间有些语塞,“那你说,意识去哪了?”


“入了六道轮回。”


我擦,我强忍着掀桌子的冲动,问道:“咋着陈教授,还真有六道轮回啊?”


“当然有!天道、阿修罗道、人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,道道不虚。我问你,你知道‘因果律’吗?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这个我当然知道,“因果律”是正儿八经的物理定律,表示任何一种现象都必然有其原因,即“物有本末,事有始终”,不同的因,必然会引起相应的果。


陈铭朗朗而道:“因果大道,乃宇宙的根本定律,所谓种善因,得善果;种恶因,得恶果。若无六道,何来因果?”


我仔细琢磨了一下,后背上顿时惊出了一层冷汗!


是啊,六道轮回,不就是“因果律”最直接的反映吗?如果因果在,则六道必然在。


都说修桥补路瞎双眼,杀人放火养天年,那是‘果’还没出现,他们各自的果,要在六道里才能看到。


如果六道不存,那些贪污受贿、搜刮民脂民膏而又寿终正寝的官员们岂不是逃过了因果效应?这宇宙间的基本规律岂不是就此崩溃?


我一阵眩晕,赶紧在心中默念“马克思主义万万岁”。


“你知道六道轮回是谁创建的吗?”


“啊?”这回我真是瞠目结舌了。


六道轮回是人造的?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,不应该就像数学公理,或者自然规律一样,本来就是这样的吗?


“当然不是,”陈铭摇了摇头,“六道轮回到处都彰显着无法掩饰的人工痕迹。我问你,如果是自然规律,为什么偏偏是六道,而不是七道、八道?畜生、饿鬼、地狱……还分的那么详细,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?”


我已经大汗淋漓,不知如何回答,“你说是人造的,谁能搞这么大一工程……”


陈铭没有回答,却微微一笑,“现在,你知道我什么要寻找兜率天了。”


我已经快崩溃了,“难道兜率天也是真实存在的?”


“当然。佛经记载,人间四百年,兜率天才过了一昼夜;并且那里的居民寿命极长,能达到四千岁——这是一种典型的物理现象,你知道吗?”


我他妈当然不知道!要是我知道这个,也就不用听你在这逼逼了。


“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宇宙间并不存在统一的时间,时间是受引力影响的。天体质量越大,引力越强,时间的流逝就越缓慢。黑洞周围的强大引力甚至还可以扭曲时间。”


这时候袒露自己的无知,是一种很畅快的行为,我说:“陈教授,你到底想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根据引力与时间关系的参数,我计算过了,按照四百年与一昼夜来对比,这颗星体的质量要比地球大八十五万倍。这是一个很精确的数字,差一点都不行。说实话,在宇宙里找到一颗这样的恒星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要找到一颗这么大的行星,那简直是无法想象。因为行星有自己的运行轨道,质量太大的话会使轨道偏离,从而招致毁灭,所以从天体物理学的角度来讲,宇宙中是不可能有如此大质量的行星的……”


“于是,你就主导了‘天眼’项目,搜寻河外星系,就是为了寻找这样一颗行星?”

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

“你……找着了?”


“嗯。”他又点了点头。


天呐,又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向我袭来。我用手紧紧抓住桌角,才没从椅子上滑下去。


“在室女座星系旋臂,大约就相当于地球处于银河系的这个位置,距离我们四千万光年处,有一颗固态行星,半径是地球的一千三百倍,质量是地球的八十五万倍,按照时间换算规则,我们这里的四百年,刚好相当于那里的一昼夜。”


我一阵窒息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这颗行星的名字,我叫它‘兜率天’。”


被我说中了,竟然真的被我说中了,他就像那个狂热分子郑和一样,拼命的去研究河外星系,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个圣地!这个疯子!


“不,你不能证明那里就是兜率天,”我摇着头说,“兜率天人寿命四千岁,怎么解释?”


“因为星体的质量太大,为了对抗这种引力,生活在那里的生命体密度极高,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密度越高的物体,分子间的聚合力就越强,衰变过程就越慢,所以,他们的寿命就越长。年轻人,这不是迷信,这是物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简直快疯了,我的世界观正在崩塌,而要命的是,我还无从辩驳!


我忽然想到:“你既然已经找到了兜率天,为什么还要把储存这些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坏?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?”


他的脸上,忽然露出了悲戚的神情,“我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毁灭六道轮回。”


“毁灭六道轮回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
“你刚才问我,是谁建了六道轮回这么一个大工程?你仔细想想,热衷于玩游戏的人,一定是从游戏里受益的人。那么在六道轮回里,谁才能从中受益?”


“你是说……天道?”


“没错,位于六道轮回的最上方,集一切美好之所在,在那里生活的人,被称为‘天人’。”


“六道轮回,是天人创造的?”


“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天人为什么要建这么一个工程?”

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天人的一种繁衍机制。你知道,天人的寿命虽然很长,但他们也是会死的,所谓‘天人五衰’。天人死的多了,天道的文明就难以为继了,就像我们国家的人口,现在出现断崖式下跌,总理都急了,因为这会危及到中华文明的存续。”


“那,那天人可以再生啊。”


“有性繁殖是低等文明的标志,天人那种级别的文明,应该早就抛却了这种行为。但他们只死不生,为了补充人口,只能引进一些其他世界的意识进入天道,成为天人,这样整个文明才能持续发展。”


“那为什么要设置六道呢?”


“为了筛选啊。就像美国一样,你想去就去啊,不要签证的?你看看欧洲接收了那么多穆斯林难民,把社会搞成什么样子了?这就是没有筛选造成的恶果。所以天人设置了六道轮回机制,筛选出那些善良的、平和的意识进入天道,而其他那些凶恶的,嗜杀的,奸猾的,该进饿鬼道进饿鬼道,该进地狱道进地狱道,他们就不操心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还有这种玩法?”我目瞪口呆。


“人才引进而已,这不很正常吗?”陈铭表情冷淡。


“那这么说,天人也挺善良的呀。”


“善良个屁!”陈铭表情忽然狰狞起来,“凭什么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进入天道,不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变成畜生、饿鬼、地狱?整个三千世界的生命,都是为他一家服务的?就凭他文明等级凌驾于其他世界之上,就把宇宙一切众生当作玩物?你想想,这跟古代皇帝选妃子有什么区别?好看的,纳入后宫,不好看的,充作婢女,或者打回民间,凭什么啊?这哪是什么善良啊,这简直是极恶!”


我已经懵了,敢情这六道轮回,只是一个独裁统治的产物啊。那这一切,跟兜率天又有什么关系?


“兜率天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们的文明也发展到了相当高的程度,只是,还不足以与天人抗衡。但他们却有一套摆脱六道轮回的办法,那就是通过修行,使意识获得极大能量,逃离轮回机制。”


历史在我眼前发生了惊人的重演,我脱口而出道:“非暴力不合作?”


“没错,就是圣雄甘地的那套玩法。你英国人来殖民,好,我们打不过你,但我们不去你们的工厂,不去你们的医院,我们自己手摇纺车织布,自己种粮食,自己晒食盐,总之不参与你们的任何体系。甘地就凭着这种手段,赶走了英国殖民者,迎来了印度的独立。所以你看,这套做法在小世界里成功了,在宇宙尺度下,也一定会成功。”


“通过修行,逃离六道,不跟他们玩,最后让他们自生自灭。你是说,这才是佛祖的真正意图?”


“没错。”陈铭长呼了一口气,“说了这么多,我们终于回到正题上了。”


“可是,我不明白,佛祖为什么不明说,反而要靠晦涩难懂的佛经启示众生?”


“在宇宙里有一条通用法则,就是‘高等文明不得随意干涉低等文明的进程’,其实不是不能干涉,而是一旦发生大范围的干涉,就会被天人监控到。他可不想看着你们结成什么战略同盟,那样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,甚至是轮回机制。所以,兜率天文明根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他们只能通过传播佛教这种方式,潜移默化地启示众生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恍然大悟,不过又有疑问,“那既然如此,佛祖为什么不一直留在世间,而是最后灭度?”


“有三世佛,分别为过去佛燃灯、现在佛如来、未来佛弥勒。每一任佛祖,都有自己的使命。他们虽然能量极强,但似乎无法在世间呆太长时间,过几十年就要灭度,重回兜率天。我想,这应该是他们的一种生命循环体系,就像我们的睡眠和苏醒的交替一样。”


陈铭的话,像重锤一样打在我的心上,我想找出他逻辑上的漏洞,却发现无懈可击。我不知道到底哪个身份才属于他:精神病?佛教徒?天体物理学家?还是一个……反抗者?


忽然间,我意识到了一个致命的纰漏,这个发现让我欣喜异常!


我强忍着心中的兴奋道:“你说兜率天距我们有四千万光年,那释迦摩尼佛就算以光速过来,也要四千万年啊,为何刚刚在人类文明诞生不久,他就来到了世间?”


“释迦牟尼传输的并非实体,而是意识,他只是将意识投射到了地球上。知道‘超距作用’吗?根据量子纠缠原理,只要粒子产生了彼此作用,不管相隔多远,都会即时发生一样的状态。莫说四千万光年,就算四亿万光年,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弹指之间。”


“只有……意识?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《三体》里的“只送大脑”。


“没错,佛祖借用了一个人类的躯体,但意识却是属于兜率天的,所以就算他贵为王子,也总是感觉有未完成的夙愿,而直到35岁,他的意识才完全苏醒——当时,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枯坐七天七夜,忽然目睹启明星而大彻大悟,”陈铭忽然苦笑道,“其实,启明星能悟到什么,他所看向的,只不过是室女座星系的方位。”


我激动地大叫道,“他看到的,是自己的母星?!”


“对,他捕捉到了那股能量,于是,彻底觉悟了,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天呐,这是一出多么振奋人心的景象,我浑身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。


一个来自千万光年外的反抗者,在异乡的土地上觉醒了,不知那时,他所流下的,是兴奋还是悲伤的泪水。


“可是,我还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毁掉服务器?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”


陈铭忽然露出了悲哀的神情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“佛经记载,弥勒离开世间后,将回到兜率天,直到五十六亿六千万年后才会重新降生于世,普度众生。这个你可知道?”


“我知道,所以他才被称作‘未来佛’。”


“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呵呵,你不觉得时间太长了一点吗?”


“是,可是……”


“欧阳,他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说弥勒不会来了,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渺茫的希望而已。不仅是他,所有佛陀都走了,不会再来了,所以这个时代,才被称作‘末法时代’。”


“为,为什么?”我竟然惶恐起来。


“因为天人发现了他们。再细微的动作,还是没能逃脱天人的眼睛。为了躲避搜寻,他们全部回到了兜率天。”陈铭苦笑一声,“你知道吗,地球肯定成为天人的重点监控区域了。”


“那你毁掉服务器是……”电光火石间,我一下子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!


陈铭为了寻找心目中的圣地,拼命地搜寻兜率天,可是当他真正的找到了兜率天,验证了这个文明的存在后,却又推出了这个让人细思极恐的理论!


天人很有可能通过监控他们的数据,进而找到兜率天文明!那样的话,那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
“我是为了保护佛祖。”他长叹了一口气,镜片下面,竟然滚出两道浑浊的眼泪。


绘画:邢斯恬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也激荡着一股复杂的情感,悲伤、兴奋、惋惜,或者兼而有之。


在我的眼里,陈铭不再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,佛教徒抑或物理学家,都不是,此时此刻,他只是一个悲伤的跋涉者。


不知道这条路,会走向何方。


“陈教授,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
“我说了,你是一个牛逼的作家,我看过你的东西。你要把这些写下来,传递下去。知道吗欧阳,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们,不知我为何而死。我身在六道之中,没有想过自己能摆脱轮回,但我希望众生能结束这无尽轮回,跳出苦海。就算我去不了兜率天,但我希望你们都能往生极乐,永获新生。”


当我从腊山精神病院走出来的时候,精神恍惚,像刚从一场梦里醒过来一样。


朋友问我陈铭给我说了什么,我动了动嘴皮子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是紫金山天文台打来的,说被陈铭毁掉的服务器已经修好了,数据已经全部恢复,完好如初。


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
末法时代,来临了。


邢斯恬: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创作培训中心主任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陕西分院院长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驻院画家


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办公室成员


李可染画院没骨画研究中心研究员


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


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


2017年结业于李可染画院李魁正花鸟高级研修班


199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。


发疯的人我经常见,但发疯的物理学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坐在我面前的陈铭,就是一个发疯的天体物理学家。


他本来是紫金山天文台的研究员,“天眼”项目的主导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精神失常了。


据腊山精神病院的医生说,那天晚上陈铭带着团队正在用“天眼”扫描河外星系。


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忽然脸色大变,一脚踹开消火栓,拎出里面的斧子,把储存着所有河外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了个稀巴烂,拦都拦不住。



绘画:邢斯恬


陈铭一边砸还一边大喊:“不能让他们看到,不能让他们看到……”警察赶到后,询问了一下情况,就把陈铭送到了腊山精神病院。


24小时后,陈铭冷静了下来,没想到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,就是要见我。


所以,跟精神病八竿子打不着的我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走进了精神病院。


在治疗室里,我见到了陈铭,他五十多岁的年纪,头发灰白,身形清瘦,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光芒——


无论怎么看,都跟精神病联系不上,但他身上穿的病号服,以及捆绑的约束带都在告诉我: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,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精神病患者。



我说:“把他的约束带解开吧。”


旁边站着的高大男护士有些迟疑,“他现在是间歇性狂躁症,如果解开的话,恐怕……”


我笑道,“你觉得凭他这小体格,再狂躁能伤害得了我?”


“好吧。”在我的要求下,男护士解除了他的约束带,然后关上房门,走了出去。


屋子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,面对面地坐着。


“介意吗?”我拿出一根烟,点上,


“陈教授,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系,博士生导师,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。后回国,任职于紫金山天文台,‘天眼’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致力于河外星系的研究工作,并搜寻地外生命的存在证据。没错吧?”


“前期工作做得很充分嘛,”陈铭推了推眼镜,似笑非笑,“这样就省的我做自我介绍了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你从事的工作与我风马牛不相及,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你为什么点名要见我?你认识我吗?”


“我不认识你,但我看过你写的东西。欧阳乾,你是当今少有的牛逼作家。”


哎卧槽,这冷不丁的夸奖让我猛然羞涩了一下。


“咳咳,混口饭吃而已……那个陈教授,你要见我的主要原因是?”


“能理解我的人不是太多,你是一个。”他指了指我的烟,“能给我来一根吗?”


我递过去烟,给他点上,他满足地深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地吐出了一道笔直的烟柱,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信仰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想了一下,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
他扑哧一下笑了,“扯什么淡。”


我也笑了,“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”


“你知道我在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前,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吗?”


我摇了摇头,他们给我的资料里,没有写过这个呀。


“这才是我真正的身份,看来都被大家给忽略了。”在淡淡的烟雾中,他吐出了五个字,“五明佛学院。”


我悚然一惊,“你是佛教徒?”


“确切地说,是佛学教徒。”


“有什么区别?”


“佛教徒是磕头烧香,佛学教徒是思考研究,我们是把佛学当作一门学科的。后来我学习天体物理学,也是为了从另一个层面研究佛学。”


这让我想起一段佚史:郑和本姓马,出身于穆斯林家庭,他连续七次下西洋,其实是为了找寻传说中的圣地麦加。


我向来对这种野史嗤之以鼻,不由哂笑道:“陈教授,您研究天体物理学,不是为了寻找兜率天吧?”


“哦?”他眉毛一扬,“你知道兜率天?”


“佛经里都记着呢,释迦摩尼成佛之前,就住在兜率天。未来佛弥勒降生之前,也住在兜率天,那里可是你们的极乐净土。”


陈铭丝毫不理会我的揶揄,却露出赞叹的表情,“人间四百年,为兜率天一昼夜;兜率天人寿为四千岁,命终之后,上升精微,不接下界诸人天境,乃至劫坏,三灾不及……”


“喂,醒醒,陈教授?”我连连唤他。


本来我还以为他们抓错人了,陈铭只是情绪上有些激动而已,现在我可以确定了,他就是精神病。


在我的连番呼唤下,陈铭终于回到了现实,他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,正襟危坐道:“欧阳,我们来聊聊人生吧。”


我心想,这话题跳跃的。


“你知道,人死了会怎么样吗?”


“死了,就死了呗。化为泥土、水气,被微生物分解掉,最后空无一物。”


“你说的那只是肉身。意识呢?”


我皱眉道,“意识?”


“你知道量子力学吧?一旦人的意识介入观测,粒子就会改变其行为轨迹,这证明人的意识也是一种能量,足以影响到粒子的状态。那么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能量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会凭空消失,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。当人死后,肉身转化为泥土,水气,这没问题,那么意识的能量去哪了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一时间有些语塞,“那你说,意识去哪了?”


“入了六道轮回。”


我擦,我强忍着掀桌子的冲动,问道:“咋着陈教授,还真有六道轮回啊?”


“当然有!天道、阿修罗道、人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,道道不虚。我问你,你知道‘因果律’吗?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这个我当然知道,“因果律”是正儿八经的物理定律,表示任何一种现象都必然有其原因,即“物有本末,事有始终”,不同的因,必然会引起相应的果。


陈铭朗朗而道:“因果大道,乃宇宙的根本定律,所谓种善因,得善果;种恶因,得恶果。若无六道,何来因果?”


我仔细琢磨了一下,后背上顿时惊出了一层冷汗!


是啊,六道轮回,不就是“因果律”最直接的反映吗?如果因果在,则六道必然在。


都说修桥补路瞎双眼,杀人放火养天年,那是‘果’还没出现,他们各自的果,要在六道里才能看到。


如果六道不存,那些贪污受贿、搜刮民脂民膏而又寿终正寝的官员们岂不是逃过了因果效应?这宇宙间的基本规律岂不是就此崩溃?


我一阵眩晕,赶紧在心中默念“马克思主义万万岁”。


“你知道六道轮回是谁创建的吗?”


“啊?”这回我真是瞠目结舌了。


六道轮回是人造的?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,不应该就像数学公理,或者自然规律一样,本来就是这样的吗?


“当然不是,”陈铭摇了摇头,“六道轮回到处都彰显着无法掩饰的人工痕迹。我问你,如果是自然规律,为什么偏偏是六道,而不是七道、八道?畜生、饿鬼、地狱……还分的那么详细,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?”


我已经大汗淋漓,不知如何回答,“你说是人造的,谁能搞这么大一工程……”


陈铭没有回答,却微微一笑,“现在,你知道我什么要寻找兜率天了。”


我已经快崩溃了,“难道兜率天也是真实存在的?”


“当然。佛经记载,人间四百年,兜率天才过了一昼夜;并且那里的居民寿命极长,能达到四千岁——这是一种典型的物理现象,你知道吗?”


我他妈当然不知道!要是我知道这个,也就不用听你在这逼逼了。


“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宇宙间并不存在统一的时间,时间是受引力影响的。天体质量越大,引力越强,时间的流逝就越缓慢。黑洞周围的强大引力甚至还可以扭曲时间。”


这时候袒露自己的无知,是一种很畅快的行为,我说:“陈教授,你到底想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根据引力与时间关系的参数,我计算过了,按照四百年与一昼夜来对比,这颗星体的质量要比地球大八十五万倍。这是一个很精确的数字,差一点都不行。说实话,在宇宙里找到一颗这样的恒星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要找到一颗这么大的行星,那简直是无法想象。因为行星有自己的运行轨道,质量太大的话会使轨道偏离,从而招致毁灭,所以从天体物理学的角度来讲,宇宙中是不可能有如此大质量的行星的……”


“于是,你就主导了‘天眼’项目,搜寻河外星系,就是为了寻找这样一颗行星?”

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

“你……找着了?”


“嗯。”他又点了点头。


天呐,又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向我袭来。我用手紧紧抓住桌角,才没从椅子上滑下去。


“在室女座星系旋臂,大约就相当于地球处于银河系的这个位置,距离我们四千万光年处,有一颗固态行星,半径是地球的一千三百倍,质量是地球的八十五万倍,按照时间换算规则,我们这里的四百年,刚好相当于那里的一昼夜。”


我一阵窒息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这颗行星的名字,我叫它‘兜率天’。”


被我说中了,竟然真的被我说中了,他就像那个狂热分子郑和一样,拼命的去研究河外星系,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个圣地!这个疯子!


“不,你不能证明那里就是兜率天,”我摇着头说,“兜率天人寿命四千岁,怎么解释?”


“因为星体的质量太大,为了对抗这种引力,生活在那里的生命体密度极高,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密度越高的物体,分子间的聚合力就越强,衰变过程就越慢,所以,他们的寿命就越长。年轻人,这不是迷信,这是物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简直快疯了,我的世界观正在崩塌,而要命的是,我还无从辩驳!


我忽然想到:“你既然已经找到了兜率天,为什么还要把储存这些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坏?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?”


他的脸上,忽然露出了悲戚的神情,“我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毁灭六道轮回。”


“毁灭六道轮回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
“你刚才问我,是谁建了六道轮回这么一个大工程?你仔细想想,热衷于玩游戏的人,一定是从游戏里受益的人。那么在六道轮回里,谁才能从中受益?”


“你是说……天道?”


“没错,位于六道轮回的最上方,集一切美好之所在,在那里生活的人,被称为‘天人’。”


“六道轮回,是天人创造的?”


“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天人为什么要建这么一个工程?”

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天人的一种繁衍机制。你知道,天人的寿命虽然很长,但他们也是会死的,所谓‘天人五衰’。天人死的多了,天道的文明就难以为继了,就像我们国家的人口,现在出现断崖式下跌,总理都急了,因为这会危及到中华文明的存续。”


“那,那天人可以再生啊。”


“有性繁殖是低等文明的标志,天人那种级别的文明,应该早就抛却了这种行为。但他们只死不生,为了补充人口,只能引进一些其他世界的意识进入天道,成为天人,这样整个文明才能持续发展。”


“那为什么要设置六道呢?”


“为了筛选啊。就像美国一样,你想去就去啊,不要签证的?你看看欧洲接收了那么多穆斯林难民,把社会搞成什么样子了?这就是没有筛选造成的恶果。所以天人设置了六道轮回机制,筛选出那些善良的、平和的意识进入天道,而其他那些凶恶的,嗜杀的,奸猾的,该进饿鬼道进饿鬼道,该进地狱道进地狱道,他们就不操心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还有这种玩法?”我目瞪口呆。


“人才引进而已,这不很正常吗?”陈铭表情冷淡。


“那这么说,天人也挺善良的呀。”


“善良个屁!”陈铭表情忽然狰狞起来,“凭什么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进入天道,不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变成畜生、饿鬼、地狱?整个三千世界的生命,都是为他一家服务的?就凭他文明等级凌驾于其他世界之上,就把宇宙一切众生当作玩物?你想想,这跟古代皇帝选妃子有什么区别?好看的,纳入后宫,不好看的,充作婢女,或者打回民间,凭什么啊?这哪是什么善良啊,这简直是极恶!”


我已经懵了,敢情这六道轮回,只是一个独裁统治的产物啊。那这一切,跟兜率天又有什么关系?


“兜率天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们的文明也发展到了相当高的程度,只是,还不足以与天人抗衡。但他们却有一套摆脱六道轮回的办法,那就是通过修行,使意识获得极大能量,逃离轮回机制。”


历史在我眼前发生了惊人的重演,我脱口而出道:“非暴力不合作?”


“没错,就是圣雄甘地的那套玩法。你英国人来殖民,好,我们打不过你,但我们不去你们的工厂,不去你们的医院,我们自己手摇纺车织布,自己种粮食,自己晒食盐,总之不参与你们的任何体系。甘地就凭着这种手段,赶走了英国殖民者,迎来了印度的独立。所以你看,这套做法在小世界里成功了,在宇宙尺度下,也一定会成功。”


“通过修行,逃离六道,不跟他们玩,最后让他们自生自灭。你是说,这才是佛祖的真正意图?”


“没错。”陈铭长呼了一口气,“说了这么多,我们终于回到正题上了。”


“可是,我不明白,佛祖为什么不明说,反而要靠晦涩难懂的佛经启示众生?”


“在宇宙里有一条通用法则,就是‘高等文明不得随意干涉低等文明的进程’,其实不是不能干涉,而是一旦发生大范围的干涉,就会被天人监控到。他可不想看着你们结成什么战略同盟,那样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,甚至是轮回机制。所以,兜率天文明根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他们只能通过传播佛教这种方式,潜移默化地启示众生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恍然大悟,不过又有疑问,“那既然如此,佛祖为什么不一直留在世间,而是最后灭度?”


“有三世佛,分别为过去佛燃灯、现在佛如来、未来佛弥勒。每一任佛祖,都有自己的使命。他们虽然能量极强,但似乎无法在世间呆太长时间,过几十年就要灭度,重回兜率天。我想,这应该是他们的一种生命循环体系,就像我们的睡眠和苏醒的交替一样。”


陈铭的话,像重锤一样打在我的心上,我想找出他逻辑上的漏洞,却发现无懈可击。我不知道到底哪个身份才属于他:精神病?佛教徒?天体物理学家?还是一个……反抗者?


忽然间,我意识到了一个致命的纰漏,这个发现让我欣喜异常!


我强忍着心中的兴奋道:“你说兜率天距我们有四千万光年,那释迦摩尼佛就算以光速过来,也要四千万年啊,为何刚刚在人类文明诞生不久,他就来到了世间?”


“释迦牟尼传输的并非实体,而是意识,他只是将意识投射到了地球上。知道‘超距作用’吗?根据量子纠缠原理,只要粒子产生了彼此作用,不管相隔多远,都会即时发生一样的状态。莫说四千万光年,就算四亿万光年,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弹指之间。”


“只有……意识?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《三体》里的“只送大脑”。


“没错,佛祖借用了一个人类的躯体,但意识却是属于兜率天的,所以就算他贵为王子,也总是感觉有未完成的夙愿,而直到35岁,他的意识才完全苏醒——当时,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枯坐七天七夜,忽然目睹启明星而大彻大悟,”陈铭忽然苦笑道,“其实,启明星能悟到什么,他所看向的,只不过是室女座星系的方位。”


我激动地大叫道,“他看到的,是自己的母星?!”


“对,他捕捉到了那股能量,于是,彻底觉悟了,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天呐,这是一出多么振奋人心的景象,我浑身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。


一个来自千万光年外的反抗者,在异乡的土地上觉醒了,不知那时,他所流下的,是兴奋还是悲伤的泪水。


“可是,我还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毁掉服务器?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”


陈铭忽然露出了悲哀的神情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“佛经记载,弥勒离开世间后,将回到兜率天,直到五十六亿六千万年后才会重新降生于世,普度众生。这个你可知道?”


“我知道,所以他才被称作‘未来佛’。”


“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呵呵,你不觉得时间太长了一点吗?”


“是,可是……”


“欧阳,他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说弥勒不会来了,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渺茫的希望而已。不仅是他,所有佛陀都走了,不会再来了,所以这个时代,才被称作‘末法时代’。”


“为,为什么?”我竟然惶恐起来。


“因为天人发现了他们。再细微的动作,还是没能逃脱天人的眼睛。为了躲避搜寻,他们全部回到了兜率天。”陈铭苦笑一声,“你知道吗,地球肯定成为天人的重点监控区域了。”


“那你毁掉服务器是……”电光火石间,我一下子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!


陈铭为了寻找心目中的圣地,拼命地搜寻兜率天,可是当他真正的找到了兜率天,验证了这个文明的存在后,却又推出了这个让人细思极恐的理论!


天人很有可能通过监控他们的数据,进而找到兜率天文明!那样的话,那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
“我是为了保护佛祖。”他长叹了一口气,镜片下面,竟然滚出两道浑浊的眼泪。


绘画:邢斯恬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也激荡着一股复杂的情感,悲伤、兴奋、惋惜,或者兼而有之。


在我的眼里,陈铭不再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,佛教徒抑或物理学家,都不是,此时此刻,他只是一个悲伤的跋涉者。


不知道这条路,会走向何方。


“陈教授,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
“我说了,你是一个牛逼的作家,我看过你的东西。你要把这些写下来,传递下去。知道吗欧阳,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们,不知我为何而死。我身在六道之中,没有想过自己能摆脱轮回,但我希望众生能结束这无尽轮回,跳出苦海。就算我去不了兜率天,但我希望你们都能往生极乐,永获新生。”


当我从腊山精神病院走出来的时候,精神恍惚,像刚从一场梦里醒过来一样。


朋友问我陈铭给我说了什么,我动了动嘴皮子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是紫金山天文台打来的,说被陈铭毁掉的服务器已经修好了,数据已经全部恢复,完好如初。


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
末法时代,来临了。


邢斯恬: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创作培训中心主任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陕西分院院长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驻院画家


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办公室成员


李可染画院没骨画研究中心研究员


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


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


2017年结业于李可染画院李魁正花鸟高级研修班


199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。

发疯的人我经常见,但发疯的物理学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坐在我面前的陈铭,就是一个发疯的天体物理学家。


他本来是紫金山天文台的研究员,“天眼”项目的主导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精神失常了。


据腊山精神病院的医生说,那天晚上陈铭带着团队正在用“天眼”扫描河外星系。


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忽然脸色大变,一脚踹开消火栓,拎出里面的斧子,把储存着所有河外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了个稀巴烂,拦都拦不住。



绘画:邢斯恬


陈铭一边砸还一边大喊:“不能让他们看到,不能让他们看到……”警察赶到后,询问了一下情况,就把陈铭送到了腊山精神病院。


24小时后,陈铭冷静了下来,没想到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,就是要见我。


所以,跟精神病八竿子打不着的我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走进了精神病院。


在治疗室里,我见到了陈铭,他五十多岁的年纪,头发灰白,身形清瘦,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光芒——


无论怎么看,都跟精神病联系不上,但他身上穿的病号服,以及捆绑的约束带都在告诉我: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,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精神病患者。



我说:“把他的约束带解开吧。”


旁边站着的高大男护士有些迟疑,“他现在是间歇性狂躁症,如果解开的话,恐怕……”


我笑道,“你觉得凭他这小体格,再狂躁能伤害得了我?”


“好吧。”在我的要求下,男护士解除了他的约束带,然后关上房门,走了出去。


屋子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,面对面地坐着。


“介意吗?”我拿出一根烟,点上,


“陈教授,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系,博士生导师,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。后回国,任职于紫金山天文台,‘天眼’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致力于河外星系的研究工作,并搜寻地外生命的存在证据。没错吧?”


“前期工作做得很充分嘛,”陈铭推了推眼镜,似笑非笑,“这样就省的我做自我介绍了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你从事的工作与我风马牛不相及,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你为什么点名要见我?你认识我吗?”


“我不认识你,但我看过你写的东西。欧阳乾,你是当今少有的牛逼作家。”


哎卧槽,这冷不丁的夸奖让我猛然羞涩了一下。


“咳咳,混口饭吃而已……那个陈教授,你要见我的主要原因是?”


“能理解我的人不是太多,你是一个。”他指了指我的烟,“能给我来一根吗?”


我递过去烟,给他点上,他满足地深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地吐出了一道笔直的烟柱,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信仰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想了一下,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
他扑哧一下笑了,“扯什么淡。”


我也笑了,“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”


“你知道我在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前,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吗?”


我摇了摇头,他们给我的资料里,没有写过这个呀。


“这才是我真正的身份,看来都被大家给忽略了。”在淡淡的烟雾中,他吐出了五个字,“五明佛学院。”


我悚然一惊,“你是佛教徒?”


“确切地说,是佛学教徒。”


“有什么区别?”


“佛教徒是磕头烧香,佛学教徒是思考研究,我们是把佛学当作一门学科的。后来我学习天体物理学,也是为了从另一个层面研究佛学。”


这让我想起一段佚史:郑和本姓马,出身于穆斯林家庭,他连续七次下西洋,其实是为了找寻传说中的圣地麦加。


我向来对这种野史嗤之以鼻,不由哂笑道:“陈教授,您研究天体物理学,不是为了寻找兜率天吧?”


“哦?”他眉毛一扬,“你知道兜率天?”


“佛经里都记着呢,释迦摩尼成佛之前,就住在兜率天。未来佛弥勒降生之前,也住在兜率天,那里可是你们的极乐净土。”


陈铭丝毫不理会我的揶揄,却露出赞叹的表情,“人间四百年,为兜率天一昼夜;兜率天人寿为四千岁,命终之后,上升精微,不接下界诸人天境,乃至劫坏,三灾不及……”


“喂,醒醒,陈教授?”我连连唤他。


本来我还以为他们抓错人了,陈铭只是情绪上有些激动而已,现在我可以确定了,他就是精神病。


在我的连番呼唤下,陈铭终于回到了现实,他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,正襟危坐道:“欧阳,我们来聊聊人生吧。”


我心想,这话题跳跃的。


“你知道,人死了会怎么样吗?”


“死了,就死了呗。化为泥土、水气,被微生物分解掉,最后空无一物。”


“你说的那只是肉身。意识呢?”


我皱眉道,“意识?”


“你知道量子力学吧?一旦人的意识介入观测,粒子就会改变其行为轨迹,这证明人的意识也是一种能量,足以影响到粒子的状态。那么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能量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会凭空消失,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。当人死后,肉身转化为泥土,水气,这没问题,那么意识的能量去哪了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一时间有些语塞,“那你说,意识去哪了?”


“入了六道轮回。”


我擦,我强忍着掀桌子的冲动,问道:“咋着陈教授,还真有六道轮回啊?”


“当然有!天道、阿修罗道、人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,道道不虚。我问你,你知道‘因果律’吗?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这个我当然知道,“因果律”是正儿八经的物理定律,表示任何一种现象都必然有其原因,即“物有本末,事有始终”,不同的因,必然会引起相应的果。


陈铭朗朗而道:“因果大道,乃宇宙的根本定律,所谓种善因,得善果;种恶因,得恶果。若无六道,何来因果?”


我仔细琢磨了一下,后背上顿时惊出了一层冷汗!


是啊,六道轮回,不就是“因果律”最直接的反映吗?如果因果在,则六道必然在。


都说修桥补路瞎双眼,杀人放火养天年,那是‘果’还没出现,他们各自的果,要在六道里才能看到。


如果六道不存,那些贪污受贿、搜刮民脂民膏而又寿终正寝的官员们岂不是逃过了因果效应?这宇宙间的基本规律岂不是就此崩溃?


我一阵眩晕,赶紧在心中默念“马克思主义万万岁”。


“你知道六道轮回是谁创建的吗?”


“啊?”这回我真是瞠目结舌了。


六道轮回是人造的?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,不应该就像数学公理,或者自然规律一样,本来就是这样的吗?


“当然不是,”陈铭摇了摇头,“六道轮回到处都彰显着无法掩饰的人工痕迹。我问你,如果是自然规律,为什么偏偏是六道,而不是七道、八道?畜生、饿鬼、地狱……还分的那么详细,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?”


我已经大汗淋漓,不知如何回答,“你说是人造的,谁能搞这么大一工程……”


陈铭没有回答,却微微一笑,“现在,你知道我什么要寻找兜率天了。”


我已经快崩溃了,“难道兜率天也是真实存在的?”


“当然。佛经记载,人间四百年,兜率天才过了一昼夜;并且那里的居民寿命极长,能达到四千岁——这是一种典型的物理现象,你知道吗?”


我他妈当然不知道!要是我知道这个,也就不用听你在这逼逼了。


“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宇宙间并不存在统一的时间,时间是受引力影响的。天体质量越大,引力越强,时间的流逝就越缓慢。黑洞周围的强大引力甚至还可以扭曲时间。”


这时候袒露自己的无知,是一种很畅快的行为,我说:“陈教授,你到底想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根据引力与时间关系的参数,我计算过了,按照四百年与一昼夜来对比,这颗星体的质量要比地球大八十五万倍。这是一个很精确的数字,差一点都不行。说实话,在宇宙里找到一颗这样的恒星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要找到一颗这么大的行星,那简直是无法想象。因为行星有自己的运行轨道,质量太大的话会使轨道偏离,从而招致毁灭,所以从天体物理学的角度来讲,宇宙中是不可能有如此大质量的行星的……”


“于是,你就主导了‘天眼’项目,搜寻河外星系,就是为了寻找这样一颗行星?”

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

“你……找着了?”


“嗯。”他又点了点头。


天呐,又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向我袭来。我用手紧紧抓住桌角,才没从椅子上滑下去。


“在室女座星系旋臂,大约就相当于地球处于银河系的这个位置,距离我们四千万光年处,有一颗固态行星,半径是地球的一千三百倍,质量是地球的八十五万倍,按照时间换算规则,我们这里的四百年,刚好相当于那里的一昼夜。”


我一阵窒息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这颗行星的名字,我叫它‘兜率天’。”


被我说中了,竟然真的被我说中了,他就像那个狂热分子郑和一样,拼命的去研究河外星系,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个圣地!这个疯子!


“不,你不能证明那里就是兜率天,”我摇着头说,“兜率天人寿命四千岁,怎么解释?”


“因为星体的质量太大,为了对抗这种引力,生活在那里的生命体密度极高,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密度越高的物体,分子间的聚合力就越强,衰变过程就越慢,所以,他们的寿命就越长。年轻人,这不是迷信,这是物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简直快疯了,我的世界观正在崩塌,而要命的是,我还无从辩驳!


我忽然想到:“你既然已经找到了兜率天,为什么还要把储存这些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坏?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?”


他的脸上,忽然露出了悲戚的神情,“我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毁灭六道轮回。”


“毁灭六道轮回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
“你刚才问我,是谁建了六道轮回这么一个大工程?你仔细想想,热衷于玩游戏的人,一定是从游戏里受益的人。那么在六道轮回里,谁才能从中受益?”


“你是说……天道?”


“没错,位于六道轮回的最上方,集一切美好之所在,在那里生活的人,被称为‘天人’。”


“六道轮回,是天人创造的?”


“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天人为什么要建这么一个工程?”

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天人的一种繁衍机制。你知道,天人的寿命虽然很长,但他们也是会死的,所谓‘天人五衰’。天人死的多了,天道的文明就难以为继了,就像我们国家的人口,现在出现断崖式下跌,总理都急了,因为这会危及到中华文明的存续。”


“那,那天人可以再生啊。”


“有性繁殖是低等文明的标志,天人那种级别的文明,应该早就抛却了这种行为。但他们只死不生,为了补充人口,只能引进一些其他世界的意识进入天道,成为天人,这样整个文明才能持续发展。”


“那为什么要设置六道呢?”


“为了筛选啊。就像美国一样,你想去就去啊,不要签证的?你看看欧洲接收了那么多穆斯林难民,把社会搞成什么样子了?这就是没有筛选造成的恶果。所以天人设置了六道轮回机制,筛选出那些善良的、平和的意识进入天道,而其他那些凶恶的,嗜杀的,奸猾的,该进饿鬼道进饿鬼道,该进地狱道进地狱道,他们就不操心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还有这种玩法?”我目瞪口呆。


“人才引进而已,这不很正常吗?”陈铭表情冷淡。


“那这么说,天人也挺善良的呀。”


“善良个屁!”陈铭表情忽然狰狞起来,“凭什么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进入天道,不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变成畜生、饿鬼、地狱?整个三千世界的生命,都是为他一家服务的?就凭他文明等级凌驾于其他世界之上,就把宇宙一切众生当作玩物?你想想,这跟古代皇帝选妃子有什么区别?好看的,纳入后宫,不好看的,充作婢女,或者打回民间,凭什么啊?这哪是什么善良啊,这简直是极恶!”


我已经懵了,敢情这六道轮回,只是一个独裁统治的产物啊。那这一切,跟兜率天又有什么关系?


“兜率天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们的文明也发展到了相当高的程度,只是,还不足以与天人抗衡。但他们却有一套摆脱六道轮回的办法,那就是通过修行,使意识获得极大能量,逃离轮回机制。”


历史在我眼前发生了惊人的重演,我脱口而出道:“非暴力不合作?”


“没错,就是圣雄甘地的那套玩法。你英国人来殖民,好,我们打不过你,但我们不去你们的工厂,不去你们的医院,我们自己手摇纺车织布,自己种粮食,自己晒食盐,总之不参与你们的任何体系。甘地就凭着这种手段,赶走了英国殖民者,迎来了印度的独立。所以你看,这套做法在小世界里成功了,在宇宙尺度下,也一定会成功。”


“通过修行,逃离六道,不跟他们玩,最后让他们自生自灭。你是说,这才是佛祖的真正意图?”


“没错。”陈铭长呼了一口气,“说了这么多,我们终于回到正题上了。”


“可是,我不明白,佛祖为什么不明说,反而要靠晦涩难懂的佛经启示众生?”


“在宇宙里有一条通用法则,就是‘高等文明不得随意干涉低等文明的进程’,其实不是不能干涉,而是一旦发生大范围的干涉,就会被天人监控到。他可不想看着你们结成什么战略同盟,那样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,甚至是轮回机制。所以,兜率天文明根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他们只能通过传播佛教这种方式,潜移默化地启示众生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恍然大悟,不过又有疑问,“那既然如此,佛祖为什么不一直留在世间,而是最后灭度?”


“有三世佛,分别为过去佛燃灯、现在佛如来、未来佛弥勒。每一任佛祖,都有自己的使命。他们虽然能量极强,但似乎无法在世间呆太长时间,过几十年就要灭度,重回兜率天。我想,这应该是他们的一种生命循环体系,就像我们的睡眠和苏醒的交替一样。”


陈铭的话,像重锤一样打在我的心上,我想找出他逻辑上的漏洞,却发现无懈可击。我不知道到底哪个身份才属于他:精神病?佛教徒?天体物理学家?还是一个……反抗者?


忽然间,我意识到了一个致命的纰漏,这个发现让我欣喜异常!


我强忍着心中的兴奋道:“你说兜率天距我们有四千万光年,那释迦摩尼佛就算以光速过来,也要四千万年啊,为何刚刚在人类文明诞生不久,他就来到了世间?”


“释迦牟尼传输的并非实体,而是意识,他只是将意识投射到了地球上。知道‘超距作用’吗?根据量子纠缠原理,只要粒子产生了彼此作用,不管相隔多远,都会即时发生一样的状态。莫说四千万光年,就算四亿万光年,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弹指之间。”


“只有……意识?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《三体》里的“只送大脑”。


“没错,佛祖借用了一个人类的躯体,但意识却是属于兜率天的,所以就算他贵为王子,也总是感觉有未完成的夙愿,而直到35岁,他的意识才完全苏醒——当时,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枯坐七天七夜,忽然目睹启明星而大彻大悟,”陈铭忽然苦笑道,“其实,启明星能悟到什么,他所看向的,只不过是室女座星系的方位。”


我激动地大叫道,“他看到的,是自己的母星?!”


“对,他捕捉到了那股能量,于是,彻底觉悟了,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天呐,这是一出多么振奋人心的景象,我浑身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。


一个来自千万光年外的反抗者,在异乡的土地上觉醒了,不知那时,他所流下的,是兴奋还是悲伤的泪水。


“可是,我还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毁掉服务器?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”


陈铭忽然露出了悲哀的神情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“佛经记载,弥勒离开世间后,将回到兜率天,直到五十六亿六千万年后才会重新降生于世,普度众生。这个你可知道?”


“我知道,所以他才被称作‘未来佛’。”


“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呵呵,你不觉得时间太长了一点吗?”


“是,可是……”


“欧阳,他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说弥勒不会来了,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渺茫的希望而已。不仅是他,所有佛陀都走了,不会再来了,所以这个时代,才被称作‘末法时代’。”


“为,为什么?”我竟然惶恐起来。


“因为天人发现了他们。再细微的动作,还是没能逃脱天人的眼睛。为了躲避搜寻,他们全部回到了兜率天。”陈铭苦笑一声,“你知道吗,地球肯定成为天人的重点监控区域了。”


“那你毁掉服务器是……”电光火石间,我一下子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!


陈铭为了寻找心目中的圣地,拼命地搜寻兜率天,可是当他真正的找到了兜率天,验证了这个文明的存在后,却又推出了这个让人细思极恐的理论!


天人很有可能通过监控他们的数据,进而找到兜率天文明!那样的话,那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
“我是为了保护佛祖。”他长叹了一口气,镜片下面,竟然滚出两道浑浊的眼泪。


绘画:邢斯恬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也激荡着一股复杂的情感,悲伤、兴奋、惋惜,或者兼而有之。


在我的眼里,陈铭不再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,佛教徒抑或物理学家,都不是,此时此刻,他只是一个悲伤的跋涉者。


不知道这条路,会走向何方。


“陈教授,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
“我说了,你是一个牛逼的作家,我看过你的东西。你要把这些写下来,传递下去。知道吗欧阳,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们,不知我为何而死。我身在六道之中,没有想过自己能摆脱轮回,但我希望众生能结束这无尽轮回,跳出苦海。就算我去不了兜率天,但我希望你们都能往生极乐,永获新生。”


当我从腊山精神病院走出来的时候,精神恍惚,像刚从一场梦里醒过来一样。


朋友问我陈铭给我说了什么,我动了动嘴皮子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是紫金山天文台打来的,说被陈铭毁掉的服务器已经修好了,数据已经全部恢复,完好如初。


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
末法时代,来临了。


邢斯恬: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创作培训中心主任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陕西分院院长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驻院画家


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办公室成员


李可染画院没骨画研究中心研究员


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


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


2017年结业于李可染画院李魁正花鸟高级研修班


199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。

发疯的人我经常见,但发疯的物理学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坐在我面前的陈铭,就是一个发疯的天体物理学家。


他本来是紫金山天文台的研究员,“天眼”项目的主导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精神失常了。


据腊山精神病院的医生说,那天晚上陈铭带着团队正在用“天眼”扫描河外星系。


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忽然脸色大变,一脚踹开消火栓,拎出里面的斧子,把储存着所有河外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了个稀巴烂,拦都拦不住。



绘画:邢斯恬


陈铭一边砸还一边大喊:“不能让他们看到,不能让他们看到……”警察赶到后,询问了一下情况,就把陈铭送到了腊山精神病院。


24小时后,陈铭冷静了下来,没想到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,就是要见我。


所以,跟精神病八竿子打不着的我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走进了精神病院。


在治疗室里,我见到了陈铭,他五十多岁的年纪,头发灰白,身形清瘦,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光芒——


无论怎么看,都跟精神病联系不上,但他身上穿的病号服,以及捆绑的约束带都在告诉我: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,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精神病患者。



我说:“把他的约束带解开吧。”


旁边站着的高大男护士有些迟疑,“他现在是间歇性狂躁症,如果解开的话,恐怕……”


我笑道,“你觉得凭他这小体格,再狂躁能伤害得了我?”


“好吧。”在我的要求下,男护士解除了他的约束带,然后关上房门,走了出去。


屋子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,面对面地坐着。


“介意吗?”我拿出一根烟,点上,


“陈教授,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系,博士生导师,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。后回国,任职于紫金山天文台,‘天眼’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致力于河外星系的研究工作,并搜寻地外生命的存在证据。没错吧?”


“前期工作做得很充分嘛,”陈铭推了推眼镜,似笑非笑,“这样就省的我做自我介绍了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你从事的工作与我风马牛不相及,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你为什么点名要见我?你认识我吗?”


“我不认识你,但我看过你写的东西。欧阳乾,你是当今少有的牛逼作家。”


哎卧槽,这冷不丁的夸奖让我猛然羞涩了一下。


“咳咳,混口饭吃而已……那个陈教授,你要见我的主要原因是?”


“能理解我的人不是太多,你是一个。”他指了指我的烟,“能给我来一根吗?”


我递过去烟,给他点上,他满足地深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地吐出了一道笔直的烟柱,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信仰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想了一下,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
他扑哧一下笑了,“扯什么淡。”


我也笑了,“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”


“你知道我在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前,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吗?”


我摇了摇头,他们给我的资料里,没有写过这个呀。


“这才是我真正的身份,看来都被大家给忽略了。”在淡淡的烟雾中,他吐出了五个字,“五明佛学院。”


我悚然一惊,“你是佛教徒?”


“确切地说,是佛学教徒。”


“有什么区别?”


“佛教徒是磕头烧香,佛学教徒是思考研究,我们是把佛学当作一门学科的。后来我学习天体物理学,也是为了从另一个层面研究佛学。”


这让我想起一段佚史:郑和本姓马,出身于穆斯林家庭,他连续七次下西洋,其实是为了找寻传说中的圣地麦加。


我向来对这种野史嗤之以鼻,不由哂笑道:“陈教授,您研究天体物理学,不是为了寻找兜率天吧?”


“哦?”他眉毛一扬,“你知道兜率天?”


“佛经里都记着呢,释迦摩尼成佛之前,就住在兜率天。未来佛弥勒降生之前,也住在兜率天,那里可是你们的极乐净土。”


陈铭丝毫不理会我的揶揄,却露出赞叹的表情,“人间四百年,为兜率天一昼夜;兜率天人寿为四千岁,命终之后,上升精微,不接下界诸人天境,乃至劫坏,三灾不及……”


“喂,醒醒,陈教授?”我连连唤他。


本来我还以为他们抓错人了,陈铭只是情绪上有些激动而已,现在我可以确定了,他就是精神病。


在我的连番呼唤下,陈铭终于回到了现实,他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,正襟危坐道:“欧阳,我们来聊聊人生吧。”


我心想,这话题跳跃的。


“你知道,人死了会怎么样吗?”


“死了,就死了呗。化为泥土、水气,被微生物分解掉,最后空无一物。”


“你说的那只是肉身。意识呢?”


我皱眉道,“意识?”


“你知道量子力学吧?一旦人的意识介入观测,粒子就会改变其行为轨迹,这证明人的意识也是一种能量,足以影响到粒子的状态。那么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能量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会凭空消失,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。当人死后,肉身转化为泥土,水气,这没问题,那么意识的能量去哪了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一时间有些语塞,“那你说,意识去哪了?”


“入了六道轮回。”


我擦,我强忍着掀桌子的冲动,问道:“咋着陈教授,还真有六道轮回啊?”


“当然有!天道、阿修罗道、人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,道道不虚。我问你,你知道‘因果律’吗?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这个我当然知道,“因果律”是正儿八经的物理定律,表示任何一种现象都必然有其原因,即“物有本末,事有始终”,不同的因,必然会引起相应的果。


陈铭朗朗而道:“因果大道,乃宇宙的根本定律,所谓种善因,得善果;种恶因,得恶果。若无六道,何来因果?”


我仔细琢磨了一下,后背上顿时惊出了一层冷汗!


是啊,六道轮回,不就是“因果律”最直接的反映吗?如果因果在,则六道必然在。


都说修桥补路瞎双眼,杀人放火养天年,那是‘果’还没出现,他们各自的果,要在六道里才能看到。


如果六道不存,那些贪污受贿、搜刮民脂民膏而又寿终正寝的官员们岂不是逃过了因果效应?这宇宙间的基本规律岂不是就此崩溃?


我一阵眩晕,赶紧在心中默念“马克思主义万万岁”。


“你知道六道轮回是谁创建的吗?”


“啊?”这回我真是瞠目结舌了。


六道轮回是人造的?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,不应该就像数学公理,或者自然规律一样,本来就是这样的吗?


“当然不是,”陈铭摇了摇头,“六道轮回到处都彰显着无法掩饰的人工痕迹。我问你,如果是自然规律,为什么偏偏是六道,而不是七道、八道?畜生、饿鬼、地狱……还分的那么详细,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?”


我已经大汗淋漓,不知如何回答,“你说是人造的,谁能搞这么大一工程……”


陈铭没有回答,却微微一笑,“现在,你知道我什么要寻找兜率天了。”


我已经快崩溃了,“难道兜率天也是真实存在的?”


“当然。佛经记载,人间四百年,兜率天才过了一昼夜;并且那里的居民寿命极长,能达到四千岁——这是一种典型的物理现象,你知道吗?”


我他妈当然不知道!要是我知道这个,也就不用听你在这逼逼了。


“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宇宙间并不存在统一的时间,时间是受引力影响的。天体质量越大,引力越强,时间的流逝就越缓慢。黑洞周围的强大引力甚至还可以扭曲时间。”


这时候袒露自己的无知,是一种很畅快的行为,我说:“陈教授,你到底想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根据引力与时间关系的参数,我计算过了,按照四百年与一昼夜来对比,这颗星体的质量要比地球大八十五万倍。这是一个很精确的数字,差一点都不行。说实话,在宇宙里找到一颗这样的恒星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要找到一颗这么大的行星,那简直是无法想象。因为行星有自己的运行轨道,质量太大的话会使轨道偏离,从而招致毁灭,所以从天体物理学的角度来讲,宇宙中是不可能有如此大质量的行星的……”


“于是,你就主导了‘天眼’项目,搜寻河外星系,就是为了寻找这样一颗行星?”

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

“你……找着了?”


“嗯。”他又点了点头。


天呐,又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向我袭来。我用手紧紧抓住桌角,才没从椅子上滑下去。


“在室女座星系旋臂,大约就相当于地球处于银河系的这个位置,距离我们四千万光年处,有一颗固态行星,半径是地球的一千三百倍,质量是地球的八十五万倍,按照时间换算规则,我们这里的四百年,刚好相当于那里的一昼夜。”


我一阵窒息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这颗行星的名字,我叫它‘兜率天’。”


被我说中了,竟然真的被我说中了,他就像那个狂热分子郑和一样,拼命的去研究河外星系,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个圣地!这个疯子!


“不,你不能证明那里就是兜率天,”我摇着头说,“兜率天人寿命四千岁,怎么解释?”


“因为星体的质量太大,为了对抗这种引力,生活在那里的生命体密度极高,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密度越高的物体,分子间的聚合力就越强,衰变过程就越慢,所以,他们的寿命就越长。年轻人,这不是迷信,这是物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简直快疯了,我的世界观正在崩塌,而要命的是,我还无从辩驳!


我忽然想到:“你既然已经找到了兜率天,为什么还要把储存这些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坏?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?”


他的脸上,忽然露出了悲戚的神情,“我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毁灭六道轮回。”


“毁灭六道轮回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
“你刚才问我,是谁建了六道轮回这么一个大工程?你仔细想想,热衷于玩游戏的人,一定是从游戏里受益的人。那么在六道轮回里,谁才能从中受益?”


“你是说……天道?”


“没错,位于六道轮回的最上方,集一切美好之所在,在那里生活的人,被称为‘天人’。”


“六道轮回,是天人创造的?”


“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天人为什么要建这么一个工程?”

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天人的一种繁衍机制。你知道,天人的寿命虽然很长,但他们也是会死的,所谓‘天人五衰’。天人死的多了,天道的文明就难以为继了,就像我们国家的人口,现在出现断崖式下跌,总理都急了,因为这会危及到中华文明的存续。”


“那,那天人可以再生啊。”


“有性繁殖是低等文明的标志,天人那种级别的文明,应该早就抛却了这种行为。但他们只死不生,为了补充人口,只能引进一些其他世界的意识进入天道,成为天人,这样整个文明才能持续发展。”


“那为什么要设置六道呢?”


“为了筛选啊。就像美国一样,你想去就去啊,不要签证的?你看看欧洲接收了那么多穆斯林难民,把社会搞成什么样子了?这就是没有筛选造成的恶果。所以天人设置了六道轮回机制,筛选出那些善良的、平和的意识进入天道,而其他那些凶恶的,嗜杀的,奸猾的,该进饿鬼道进饿鬼道,该进地狱道进地狱道,他们就不操心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还有这种玩法?”我目瞪口呆。


“人才引进而已,这不很正常吗?”陈铭表情冷淡。


“那这么说,天人也挺善良的呀。”


“善良个屁!”陈铭表情忽然狰狞起来,“凭什么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进入天道,不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变成畜生、饿鬼、地狱?整个三千世界的生命,都是为他一家服务的?就凭他文明等级凌驾于其他世界之上,就把宇宙一切众生当作玩物?你想想,这跟古代皇帝选妃子有什么区别?好看的,纳入后宫,不好看的,充作婢女,或者打回民间,凭什么啊?这哪是什么善良啊,这简直是极恶!”


我已经懵了,敢情这六道轮回,只是一个独裁统治的产物啊。那这一切,跟兜率天又有什么关系?


“兜率天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们的文明也发展到了相当高的程度,只是,还不足以与天人抗衡。但他们却有一套摆脱六道轮回的办法,那就是通过修行,使意识获得极大能量,逃离轮回机制。”


历史在我眼前发生了惊人的重演,我脱口而出道:“非暴力不合作?”


“没错,就是圣雄甘地的那套玩法。你英国人来殖民,好,我们打不过你,但我们不去你们的工厂,不去你们的医院,我们自己手摇纺车织布,自己种粮食,自己晒食盐,总之不参与你们的任何体系。甘地就凭着这种手段,赶走了英国殖民者,迎来了印度的独立。所以你看,这套做法在小世界里成功了,在宇宙尺度下,也一定会成功。”


“通过修行,逃离六道,不跟他们玩,最后让他们自生自灭。你是说,这才是佛祖的真正意图?”


“没错。”陈铭长呼了一口气,“说了这么多,我们终于回到正题上了。”


“可是,我不明白,佛祖为什么不明说,反而要靠晦涩难懂的佛经启示众生?”


“在宇宙里有一条通用法则,就是‘高等文明不得随意干涉低等文明的进程’,其实不是不能干涉,而是一旦发生大范围的干涉,就会被天人监控到。他可不想看着你们结成什么战略同盟,那样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,甚至是轮回机制。所以,兜率天文明根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他们只能通过传播佛教这种方式,潜移默化地启示众生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恍然大悟,不过又有疑问,“那既然如此,佛祖为什么不一直留在世间,而是最后灭度?”


“有三世佛,分别为过去佛燃灯、现在佛如来、未来佛弥勒。每一任佛祖,都有自己的使命。他们虽然能量极强,但似乎无法在世间呆太长时间,过几十年就要灭度,重回兜率天。我想,这应该是他们的一种生命循环体系,就像我们的睡眠和苏醒的交替一样。”


陈铭的话,像重锤一样打在我的心上,我想找出他逻辑上的漏洞,却发现无懈可击。我不知道到底哪个身份才属于他:精神病?佛教徒?天体物理学家?还是一个……反抗者?


忽然间,我意识到了一个致命的纰漏,这个发现让我欣喜异常!


我强忍着心中的兴奋道:“你说兜率天距我们有四千万光年,那释迦摩尼佛就算以光速过来,也要四千万年啊,为何刚刚在人类文明诞生不久,他就来到了世间?”


“释迦牟尼传输的并非实体,而是意识,他只是将意识投射到了地球上。知道‘超距作用’吗?根据量子纠缠原理,只要粒子产生了彼此作用,不管相隔多远,都会即时发生一样的状态。莫说四千万光年,就算四亿万光年,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弹指之间。”


“只有……意识?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《三体》里的“只送大脑”。


“没错,佛祖借用了一个人类的躯体,但意识却是属于兜率天的,所以就算他贵为王子,也总是感觉有未完成的夙愿,而直到35岁,他的意识才完全苏醒——当时,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枯坐七天七夜,忽然目睹启明星而大彻大悟,”陈铭忽然苦笑道,“其实,启明星能悟到什么,他所看向的,只不过是室女座星系的方位。”


我激动地大叫道,“他看到的,是自己的母星?!”


“对,他捕捉到了那股能量,于是,彻底觉悟了,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天呐,这是一出多么振奋人心的景象,我浑身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。


一个来自千万光年外的反抗者,在异乡的土地上觉醒了,不知那时,他所流下的,是兴奋还是悲伤的泪水。


“可是,我还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毁掉服务器?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”


陈铭忽然露出了悲哀的神情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“佛经记载,弥勒离开世间后,将回到兜率天,直到五十六亿六千万年后才会重新降生于世,普度众生。这个你可知道?”


“我知道,所以他才被称作‘未来佛’。”


“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呵呵,你不觉得时间太长了一点吗?”


“是,可是……”


“欧阳,他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说弥勒不会来了,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渺茫的希望而已。不仅是他,所有佛陀都走了,不会再来了,所以这个时代,才被称作‘末法时代’。”


“为,为什么?”我竟然惶恐起来。


“因为天人发现了他们。再细微的动作,还是没能逃脱天人的眼睛。为了躲避搜寻,他们全部回到了兜率天。”陈铭苦笑一声,“你知道吗,地球肯定成为天人的重点监控区域了。”


“那你毁掉服务器是……”电光火石间,我一下子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!


陈铭为了寻找心目中的圣地,拼命地搜寻兜率天,可是当他真正的找到了兜率天,验证了这个文明的存在后,却又推出了这个让人细思极恐的理论!


天人很有可能通过监控他们的数据,进而找到兜率天文明!那样的话,那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
“我是为了保护佛祖。”他长叹了一口气,镜片下面,竟然滚出两道浑浊的眼泪。


绘画:邢斯恬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也激荡着一股复杂的情感,悲伤、兴奋、惋惜,或者兼而有之。


在我的眼里,陈铭不再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,佛教徒抑或物理学家,都不是,此时此刻,他只是一个悲伤的跋涉者。


不知道这条路,会走向何方。


“陈教授,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
“我说了,你是一个牛逼的作家,我看过你的东西。你要把这些写下来,传递下去。知道吗欧阳,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们,不知我为何而死。我身在六道之中,没有想过自己能摆脱轮回,但我希望众生能结束这无尽轮回,跳出苦海。就算我去不了兜率天,但我希望你们都能往生极乐,永获新生。”


当我从腊山精神病院走出来的时候,精神恍惚,像刚从一场梦里醒过来一样。


朋友问我陈铭给我说了什么,我动了动嘴皮子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是紫金山天文台打来的,说被陈铭毁掉的服务器已经修好了,数据已经全部恢复,完好如初。


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
末法时代,来临了。


邢斯恬: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创作培训中心主任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陕西分院院长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驻院画家


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办公室成员


李可染画院没骨画研究中心研究员


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


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


2017年结业于李可染画院李魁正花鸟高级研修班


199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。

发疯的人我经常见,但发疯的物理学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坐在我面前的陈铭,就是一个发疯的天体物理学家。


他本来是紫金山天文台的研究员,“天眼”项目的主导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精神失常了。


据腊山精神病院的医生说,那天晚上陈铭带着团队正在用“天眼”扫描河外星系。


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忽然脸色大变,一脚踹开消火栓,拎出里面的斧子,把储存着所有河外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了个稀巴烂,拦都拦不住。



绘画:邢斯恬


陈铭一边砸还一边大喊:“不能让他们看到,不能让他们看到……”警察赶到后,询问了一下情况,就把陈铭送到了腊山精神病院。


24小时后,陈铭冷静了下来,没想到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,就是要见我。


所以,跟精神病八竿子打不着的我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走进了精神病院。


在治疗室里,我见到了陈铭,他五十多岁的年纪,头发灰白,身形清瘦,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光芒——


无论怎么看,都跟精神病联系不上,但他身上穿的病号服,以及捆绑的约束带都在告诉我: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,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精神病患者。



我说:“把他的约束带解开吧。”


旁边站着的高大男护士有些迟疑,“他现在是间歇性狂躁症,如果解开的话,恐怕……”


我笑道,“你觉得凭他这小体格,再狂躁能伤害得了我?”


“好吧。”在我的要求下,男护士解除了他的约束带,然后关上房门,走了出去。


屋子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,面对面地坐着。


“介意吗?”我拿出一根烟,点上,


“陈教授,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系,博士生导师,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。后回国,任职于紫金山天文台,‘天眼’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致力于河外星系的研究工作,并搜寻地外生命的存在证据。没错吧?”


“前期工作做得很充分嘛,”陈铭推了推眼镜,似笑非笑,“这样就省的我做自我介绍了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你从事的工作与我风马牛不相及,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你为什么点名要见我?你认识我吗?”


“我不认识你,但我看过你写的东西。欧阳乾,你是当今少有的牛逼作家。”


哎卧槽,这冷不丁的夸奖让我猛然羞涩了一下。


“咳咳,混口饭吃而已……那个陈教授,你要见我的主要原因是?”


“能理解我的人不是太多,你是一个。”他指了指我的烟,“能给我来一根吗?”


我递过去烟,给他点上,他满足地深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地吐出了一道笔直的烟柱,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信仰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想了一下,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
他扑哧一下笑了,“扯什么淡。”


我也笑了,“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”


“你知道我在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前,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吗?”


我摇了摇头,他们给我的资料里,没有写过这个呀。


“这才是我真正的身份,看来都被大家给忽略了。”在淡淡的烟雾中,他吐出了五个字,“五明佛学院。”


我悚然一惊,“你是佛教徒?”


“确切地说,是佛学教徒。”


“有什么区别?”


“佛教徒是磕头烧香,佛学教徒是思考研究,我们是把佛学当作一门学科的。后来我学习天体物理学,也是为了从另一个层面研究佛学。”


这让我想起一段佚史:郑和本姓马,出身于穆斯林家庭,他连续七次下西洋,其实是为了找寻传说中的圣地麦加。


我向来对这种野史嗤之以鼻,不由哂笑道:“陈教授,您研究天体物理学,不是为了寻找兜率天吧?”


“哦?”他眉毛一扬,“你知道兜率天?”


“佛经里都记着呢,释迦摩尼成佛之前,就住在兜率天。未来佛弥勒降生之前,也住在兜率天,那里可是你们的极乐净土。”


陈铭丝毫不理会我的揶揄,却露出赞叹的表情,“人间四百年,为兜率天一昼夜;兜率天人寿为四千岁,命终之后,上升精微,不接下界诸人天境,乃至劫坏,三灾不及……”


“喂,醒醒,陈教授?”我连连唤他。


本来我还以为他们抓错人了,陈铭只是情绪上有些激动而已,现在我可以确定了,他就是精神病。


在我的连番呼唤下,陈铭终于回到了现实,他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,正襟危坐道:“欧阳,我们来聊聊人生吧。”


我心想,这话题跳跃的。


“你知道,人死了会怎么样吗?”


“死了,就死了呗。化为泥土、水气,被微生物分解掉,最后空无一物。”


“你说的那只是肉身。意识呢?”


我皱眉道,“意识?”


“你知道量子力学吧?一旦人的意识介入观测,粒子就会改变其行为轨迹,这证明人的意识也是一种能量,足以影响到粒子的状态。那么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能量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会凭空消失,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。当人死后,肉身转化为泥土,水气,这没问题,那么意识的能量去哪了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一时间有些语塞,“那你说,意识去哪了?”


“入了六道轮回。”


我擦,我强忍着掀桌子的冲动,问道:“咋着陈教授,还真有六道轮回啊?”


“当然有!天道、阿修罗道、人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,道道不虚。我问你,你知道‘因果律’吗?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这个我当然知道,“因果律”是正儿八经的物理定律,表示任何一种现象都必然有其原因,即“物有本末,事有始终”,不同的因,必然会引起相应的果。


陈铭朗朗而道:“因果大道,乃宇宙的根本定律,所谓种善因,得善果;种恶因,得恶果。若无六道,何来因果?”


我仔细琢磨了一下,后背上顿时惊出了一层冷汗!


是啊,六道轮回,不就是“因果律”最直接的反映吗?如果因果在,则六道必然在。


都说修桥补路瞎双眼,杀人放火养天年,那是‘果’还没出现,他们各自的果,要在六道里才能看到。


如果六道不存,那些贪污受贿、搜刮民脂民膏而又寿终正寝的官员们岂不是逃过了因果效应?这宇宙间的基本规律岂不是就此崩溃?


我一阵眩晕,赶紧在心中默念“马克思主义万万岁”。


“你知道六道轮回是谁创建的吗?”


“啊?”这回我真是瞠目结舌了。


六道轮回是人造的?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,不应该就像数学公理,或者自然规律一样,本来就是这样的吗?


“当然不是,”陈铭摇了摇头,“六道轮回到处都彰显着无法掩饰的人工痕迹。我问你,如果是自然规律,为什么偏偏是六道,而不是七道、八道?畜生、饿鬼、地狱……还分的那么详细,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?”


我已经大汗淋漓,不知如何回答,“你说是人造的,谁能搞这么大一工程……”


陈铭没有回答,却微微一笑,“现在,你知道我什么要寻找兜率天了。”


我已经快崩溃了,“难道兜率天也是真实存在的?”


“当然。佛经记载,人间四百年,兜率天才过了一昼夜;并且那里的居民寿命极长,能达到四千岁——这是一种典型的物理现象,你知道吗?”


我他妈当然不知道!要是我知道这个,也就不用听你在这逼逼了。


“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宇宙间并不存在统一的时间,时间是受引力影响的。天体质量越大,引力越强,时间的流逝就越缓慢。黑洞周围的强大引力甚至还可以扭曲时间。”


这时候袒露自己的无知,是一种很畅快的行为,我说:“陈教授,你到底想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根据引力与时间关系的参数,我计算过了,按照四百年与一昼夜来对比,这颗星体的质量要比地球大八十五万倍。这是一个很精确的数字,差一点都不行。说实话,在宇宙里找到一颗这样的恒星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要找到一颗这么大的行星,那简直是无法想象。因为行星有自己的运行轨道,质量太大的话会使轨道偏离,从而招致毁灭,所以从天体物理学的角度来讲,宇宙中是不可能有如此大质量的行星的……”


“于是,你就主导了‘天眼’项目,搜寻河外星系,就是为了寻找这样一颗行星?”

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

“你……找着了?”


“嗯。”他又点了点头。


天呐,又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向我袭来。我用手紧紧抓住桌角,才没从椅子上滑下去。


“在室女座星系旋臂,大约就相当于地球处于银河系的这个位置,距离我们四千万光年处,有一颗固态行星,半径是地球的一千三百倍,质量是地球的八十五万倍,按照时间换算规则,我们这里的四百年,刚好相当于那里的一昼夜。”


我一阵窒息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这颗行星的名字,我叫它‘兜率天’。”


被我说中了,竟然真的被我说中了,他就像那个狂热分子郑和一样,拼命的去研究河外星系,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个圣地!这个疯子!


“不,你不能证明那里就是兜率天,”我摇着头说,“兜率天人寿命四千岁,怎么解释?”


“因为星体的质量太大,为了对抗这种引力,生活在那里的生命体密度极高,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密度越高的物体,分子间的聚合力就越强,衰变过程就越慢,所以,他们的寿命就越长。年轻人,这不是迷信,这是物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简直快疯了,我的世界观正在崩塌,而要命的是,我还无从辩驳!


我忽然想到:“你既然已经找到了兜率天,为什么还要把储存这些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坏?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?”


他的脸上,忽然露出了悲戚的神情,“我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毁灭六道轮回。”


“毁灭六道轮回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
“你刚才问我,是谁建了六道轮回这么一个大工程?你仔细想想,热衷于玩游戏的人,一定是从游戏里受益的人。那么在六道轮回里,谁才能从中受益?”


“你是说……天道?”


“没错,位于六道轮回的最上方,集一切美好之所在,在那里生活的人,被称为‘天人’。”


“六道轮回,是天人创造的?”


“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天人为什么要建这么一个工程?”

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天人的一种繁衍机制。你知道,天人的寿命虽然很长,但他们也是会死的,所谓‘天人五衰’。天人死的多了,天道的文明就难以为继了,就像我们国家的人口,现在出现断崖式下跌,总理都急了,因为这会危及到中华文明的存续。”


“那,那天人可以再生啊。”


“有性繁殖是低等文明的标志,天人那种级别的文明,应该早就抛却了这种行为。但他们只死不生,为了补充人口,只能引进一些其他世界的意识进入天道,成为天人,这样整个文明才能持续发展。”


“那为什么要设置六道呢?”


“为了筛选啊。就像美国一样,你想去就去啊,不要签证的?你看看欧洲接收了那么多穆斯林难民,把社会搞成什么样子了?这就是没有筛选造成的恶果。所以天人设置了六道轮回机制,筛选出那些善良的、平和的意识进入天道,而其他那些凶恶的,嗜杀的,奸猾的,该进饿鬼道进饿鬼道,该进地狱道进地狱道,他们就不操心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还有这种玩法?”我目瞪口呆。


“人才引进而已,这不很正常吗?”陈铭表情冷淡。


“那这么说,天人也挺善良的呀。”


“善良个屁!”陈铭表情忽然狰狞起来,“凭什么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进入天道,不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变成畜生、饿鬼、地狱?整个三千世界的生命,都是为他一家服务的?就凭他文明等级凌驾于其他世界之上,就把宇宙一切众生当作玩物?你想想,这跟古代皇帝选妃子有什么区别?好看的,纳入后宫,不好看的,充作婢女,或者打回民间,凭什么啊?这哪是什么善良啊,这简直是极恶!”


我已经懵了,敢情这六道轮回,只是一个独裁统治的产物啊。那这一切,跟兜率天又有什么关系?


“兜率天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们的文明也发展到了相当高的程度,只是,还不足以与天人抗衡。但他们却有一套摆脱六道轮回的办法,那就是通过修行,使意识获得极大能量,逃离轮回机制。”


历史在我眼前发生了惊人的重演,我脱口而出道:“非暴力不合作?”


“没错,就是圣雄甘地的那套玩法。你英国人来殖民,好,我们打不过你,但我们不去你们的工厂,不去你们的医院,我们自己手摇纺车织布,自己种粮食,自己晒食盐,总之不参与你们的任何体系。甘地就凭着这种手段,赶走了英国殖民者,迎来了印度的独立。所以你看,这套做法在小世界里成功了,在宇宙尺度下,也一定会成功。”


“通过修行,逃离六道,不跟他们玩,最后让他们自生自灭。你是说,这才是佛祖的真正意图?”


“没错。”陈铭长呼了一口气,“说了这么多,我们终于回到正题上了。”


“可是,我不明白,佛祖为什么不明说,反而要靠晦涩难懂的佛经启示众生?”


“在宇宙里有一条通用法则,就是‘高等文明不得随意干涉低等文明的进程’,其实不是不能干涉,而是一旦发生大范围的干涉,就会被天人监控到。他可不想看着你们结成什么战略同盟,那样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,甚至是轮回机制。所以,兜率天文明根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他们只能通过传播佛教这种方式,潜移默化地启示众生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恍然大悟,不过又有疑问,“那既然如此,佛祖为什么不一直留在世间,而是最后灭度?”


“有三世佛,分别为过去佛燃灯、现在佛如来、未来佛弥勒。每一任佛祖,都有自己的使命。他们虽然能量极强,但似乎无法在世间呆太长时间,过几十年就要灭度,重回兜率天。我想,这应该是他们的一种生命循环体系,就像我们的睡眠和苏醒的交替一样。”


陈铭的话,像重锤一样打在我的心上,我想找出他逻辑上的漏洞,却发现无懈可击。我不知道到底哪个身份才属于他:精神病?佛教徒?天体物理学家?还是一个……反抗者?


忽然间,我意识到了一个致命的纰漏,这个发现让我欣喜异常!


我强忍着心中的兴奋道:“你说兜率天距我们有四千万光年,那释迦摩尼佛就算以光速过来,也要四千万年啊,为何刚刚在人类文明诞生不久,他就来到了世间?”


“释迦牟尼传输的并非实体,而是意识,他只是将意识投射到了地球上。知道‘超距作用’吗?根据量子纠缠原理,只要粒子产生了彼此作用,不管相隔多远,都会即时发生一样的状态。莫说四千万光年,就算四亿万光年,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弹指之间。”


“只有……意识?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《三体》里的“只送大脑”。


“没错,佛祖借用了一个人类的躯体,但意识却是属于兜率天的,所以就算他贵为王子,也总是感觉有未完成的夙愿,而直到35岁,他的意识才完全苏醒——当时,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枯坐七天七夜,忽然目睹启明星而大彻大悟,”陈铭忽然苦笑道,“其实,启明星能悟到什么,他所看向的,只不过是室女座星系的方位。”


我激动地大叫道,“他看到的,是自己的母星?!”


“对,他捕捉到了那股能量,于是,彻底觉悟了,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天呐,这是一出多么振奋人心的景象,我浑身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。


一个来自千万光年外的反抗者,在异乡的土地上觉醒了,不知那时,他所流下的,是兴奋还是悲伤的泪水。


“可是,我还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毁掉服务器?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”


陈铭忽然露出了悲哀的神情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“佛经记载,弥勒离开世间后,将回到兜率天,直到五十六亿六千万年后才会重新降生于世,普度众生。这个你可知道?”


“我知道,所以他才被称作‘未来佛’。”


“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呵呵,你不觉得时间太长了一点吗?”


“是,可是……”


“欧阳,他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说弥勒不会来了,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渺茫的希望而已。不仅是他,所有佛陀都走了,不会再来了,所以这个时代,才被称作‘末法时代’。”


“为,为什么?”我竟然惶恐起来。


“因为天人发现了他们。再细微的动作,还是没能逃脱天人的眼睛。为了躲避搜寻,他们全部回到了兜率天。”陈铭苦笑一声,“你知道吗,地球肯定成为天人的重点监控区域了。”


“那你毁掉服务器是……”电光火石间,我一下子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!


陈铭为了寻找心目中的圣地,拼命地搜寻兜率天,可是当他真正的找到了兜率天,验证了这个文明的存在后,却又推出了这个让人细思极恐的理论!


天人很有可能通过监控他们的数据,进而找到兜率天文明!那样的话,那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
“我是为了保护佛祖。”他长叹了一口气,镜片下面,竟然滚出两道浑浊的眼泪。


绘画:邢斯恬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也激荡着一股复杂的情感,悲伤、兴奋、惋惜,或者兼而有之。


在我的眼里,陈铭不再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,佛教徒抑或物理学家,都不是,此时此刻,他只是一个悲伤的跋涉者。


不知道这条路,会走向何方。


“陈教授,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
“我说了,你是一个牛逼的作家,我看过你的东西。你要把这些写下来,传递下去。知道吗欧阳,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们,不知我为何而死。我身在六道之中,没有想过自己能摆脱轮回,但我希望众生能结束这无尽轮回,跳出苦海。就算我去不了兜率天,但我希望你们都能往生极乐,永获新生。”


当我从腊山精神病院走出来的时候,精神恍惚,像刚从一场梦里醒过来一样。


朋友问我陈铭给我说了什么,我动了动嘴皮子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是紫金山天文台打来的,说被陈铭毁掉的服务器已经修好了,数据已经全部恢复,完好如初。


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
末法时代,来临了。


邢斯恬: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创作培训中心主任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陕西分院院长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驻院画家


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办公室成员


李可染画院没骨画研究中心研究员


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


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


2017年结业于李可染画院李魁正花鸟高级研修班


199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。

发疯的人我经常见,但发疯的物理学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坐在我面前的陈铭,就是一个发疯的天体物理学家。


他本来是紫金山天文台的研究员,“天眼”项目的主导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精神失常了。


据腊山精神病院的医生说,那天晚上陈铭带着团队正在用“天眼”扫描河外星系。


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忽然脸色大变,一脚踹开消火栓,拎出里面的斧子,把储存着所有河外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了个稀巴烂,拦都拦不住。



绘画:邢斯恬


陈铭一边砸还一边大喊:“不能让他们看到,不能让他们看到……”警察赶到后,询问了一下情况,就把陈铭送到了腊山精神病院。


24小时后,陈铭冷静了下来,没想到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,就是要见我。


所以,跟精神病八竿子打不着的我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走进了精神病院。


在治疗室里,我见到了陈铭,他五十多岁的年纪,头发灰白,身形清瘦,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光芒——


无论怎么看,都跟精神病联系不上,但他身上穿的病号服,以及捆绑的约束带都在告诉我: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,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精神病患者。



我说:“把他的约束带解开吧。”


旁边站着的高大男护士有些迟疑,“他现在是间歇性狂躁症,如果解开的话,恐怕……”


我笑道,“你觉得凭他这小体格,再狂躁能伤害得了我?”


“好吧。”在我的要求下,男护士解除了他的约束带,然后关上房门,走了出去。


屋子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,面对面地坐着。


“介意吗?”我拿出一根烟,点上,


“陈教授,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系,博士生导师,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。后回国,任职于紫金山天文台,‘天眼’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致力于河外星系的研究工作,并搜寻地外生命的存在证据。没错吧?”


“前期工作做得很充分嘛,”陈铭推了推眼镜,似笑非笑,“这样就省的我做自我介绍了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你从事的工作与我风马牛不相及,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你为什么点名要见我?你认识我吗?”


“我不认识你,但我看过你写的东西。欧阳乾,你是当今少有的牛逼作家。”


哎卧槽,这冷不丁的夸奖让我猛然羞涩了一下。


“咳咳,混口饭吃而已……那个陈教授,你要见我的主要原因是?”


“能理解我的人不是太多,你是一个。”他指了指我的烟,“能给我来一根吗?”


我递过去烟,给他点上,他满足地深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地吐出了一道笔直的烟柱,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信仰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想了一下,“为人民服务。”


他扑哧一下笑了,“扯什么淡。”


我也笑了,“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”


“你知道我在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前,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吗?”


我摇了摇头,他们给我的资料里,没有写过这个呀。


“这才是我真正的身份,看来都被大家给忽略了。”在淡淡的烟雾中,他吐出了五个字,“五明佛学院。”


我悚然一惊,“你是佛教徒?”


“确切地说,是佛学教徒。”


“有什么区别?”


“佛教徒是磕头烧香,佛学教徒是思考研究,我们是把佛学当作一门学科的。后来我学习天体物理学,也是为了从另一个层面研究佛学。”


这让我想起一段佚史:郑和本姓马,出身于穆斯林家庭,他连续七次下西洋,其实是为了找寻传说中的圣地麦加。


我向来对这种野史嗤之以鼻,不由哂笑道:“陈教授,您研究天体物理学,不是为了寻找兜率天吧?”


“哦?”他眉毛一扬,“你知道兜率天?”


“佛经里都记着呢,释迦摩尼成佛之前,就住在兜率天。未来佛弥勒降生之前,也住在兜率天,那里可是你们的极乐净土。”


陈铭丝毫不理会我的揶揄,却露出赞叹的表情,“人间四百年,为兜率天一昼夜;兜率天人寿为四千岁,命终之后,上升精微,不接下界诸人天境,乃至劫坏,三灾不及……”


“喂,醒醒,陈教授?”我连连唤他。


本来我还以为他们抓错人了,陈铭只是情绪上有些激动而已,现在我可以确定了,他就是精神病。


在我的连番呼唤下,陈铭终于回到了现实,他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,正襟危坐道:“欧阳,我们来聊聊人生吧。”


我心想,这话题跳跃的。


“你知道,人死了会怎么样吗?”


“死了,就死了呗。化为泥土、水气,被微生物分解掉,最后空无一物。”


“你说的那只是肉身。意识呢?”


我皱眉道,“意识?”


“你知道量子力学吧?一旦人的意识介入观测,粒子就会改变其行为轨迹,这证明人的意识也是一种能量,足以影响到粒子的状态。那么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能量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会凭空消失,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。当人死后,肉身转化为泥土,水气,这没问题,那么意识的能量去哪了?”


“呃……”我一时间有些语塞,“那你说,意识去哪了?”


“入了六道轮回。”


我擦,我强忍着掀桌子的冲动,问道:“咋着陈教授,还真有六道轮回啊?”


“当然有!天道、阿修罗道、人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,道道不虚。我问你,你知道‘因果律’吗?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这个我当然知道,“因果律”是正儿八经的物理定律,表示任何一种现象都必然有其原因,即“物有本末,事有始终”,不同的因,必然会引起相应的果。


陈铭朗朗而道:“因果大道,乃宇宙的根本定律,所谓种善因,得善果;种恶因,得恶果。若无六道,何来因果?”


我仔细琢磨了一下,后背上顿时惊出了一层冷汗!


是啊,六道轮回,不就是“因果律”最直接的反映吗?如果因果在,则六道必然在。


都说修桥补路瞎双眼,杀人放火养天年,那是‘果’还没出现,他们各自的果,要在六道里才能看到。


如果六道不存,那些贪污受贿、搜刮民脂民膏而又寿终正寝的官员们岂不是逃过了因果效应?这宇宙间的基本规律岂不是就此崩溃?


我一阵眩晕,赶紧在心中默念“马克思主义万万岁”。


“你知道六道轮回是谁创建的吗?”


“啊?”这回我真是瞠目结舌了。


六道轮回是人造的?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,不应该就像数学公理,或者自然规律一样,本来就是这样的吗?


“当然不是,”陈铭摇了摇头,“六道轮回到处都彰显着无法掩饰的人工痕迹。我问你,如果是自然规律,为什么偏偏是六道,而不是七道、八道?畜生、饿鬼、地狱……还分的那么详细,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?”


我已经大汗淋漓,不知如何回答,“你说是人造的,谁能搞这么大一工程……”


陈铭没有回答,却微微一笑,“现在,你知道我什么要寻找兜率天了。”


我已经快崩溃了,“难道兜率天也是真实存在的?”


“当然。佛经记载,人间四百年,兜率天才过了一昼夜;并且那里的居民寿命极长,能达到四千岁——这是一种典型的物理现象,你知道吗?”


我他妈当然不知道!要是我知道这个,也就不用听你在这逼逼了。


“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宇宙间并不存在统一的时间,时间是受引力影响的。天体质量越大,引力越强,时间的流逝就越缓慢。黑洞周围的强大引力甚至还可以扭曲时间。”


这时候袒露自己的无知,是一种很畅快的行为,我说:“陈教授,你到底想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根据引力与时间关系的参数,我计算过了,按照四百年与一昼夜来对比,这颗星体的质量要比地球大八十五万倍。这是一个很精确的数字,差一点都不行。说实话,在宇宙里找到一颗这样的恒星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要找到一颗这么大的行星,那简直是无法想象。因为行星有自己的运行轨道,质量太大的话会使轨道偏离,从而招致毁灭,所以从天体物理学的角度来讲,宇宙中是不可能有如此大质量的行星的……”


“于是,你就主导了‘天眼’项目,搜寻河外星系,就是为了寻找这样一颗行星?”

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

“你……找着了?”


“嗯。”他又点了点头。


天呐,又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向我袭来。我用手紧紧抓住桌角,才没从椅子上滑下去。


“在室女座星系旋臂,大约就相当于地球处于银河系的这个位置,距离我们四千万光年处,有一颗固态行星,半径是地球的一千三百倍,质量是地球的八十五万倍,按照时间换算规则,我们这里的四百年,刚好相当于那里的一昼夜。”


我一阵窒息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这颗行星的名字,我叫它‘兜率天’。”


被我说中了,竟然真的被我说中了,他就像那个狂热分子郑和一样,拼命的去研究河外星系,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个圣地!这个疯子!


“不,你不能证明那里就是兜率天,”我摇着头说,“兜率天人寿命四千岁,怎么解释?”


“因为星体的质量太大,为了对抗这种引力,生活在那里的生命体密度极高,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密度越高的物体,分子间的聚合力就越强,衰变过程就越慢,所以,他们的寿命就越长。年轻人,这不是迷信,这是物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简直快疯了,我的世界观正在崩塌,而要命的是,我还无从辩驳!


我忽然想到:“你既然已经找到了兜率天,为什么还要把储存这些星系数据的服务器给砸坏?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?”


他的脸上,忽然露出了悲戚的神情,“我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毁灭六道轮回。”


“毁灭六道轮回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
“你刚才问我,是谁建了六道轮回这么一个大工程?你仔细想想,热衷于玩游戏的人,一定是从游戏里受益的人。那么在六道轮回里,谁才能从中受益?”


“你是说……天道?”


“没错,位于六道轮回的最上方,集一切美好之所在,在那里生活的人,被称为‘天人’。”


“六道轮回,是天人创造的?”


“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。”


“我不明白,天人为什么要建这么一个工程?”

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天人的一种繁衍机制。你知道,天人的寿命虽然很长,但他们也是会死的,所谓‘天人五衰’。天人死的多了,天道的文明就难以为继了,就像我们国家的人口,现在出现断崖式下跌,总理都急了,因为这会危及到中华文明的存续。”


“那,那天人可以再生啊。”


“有性繁殖是低等文明的标志,天人那种级别的文明,应该早就抛却了这种行为。但他们只死不生,为了补充人口,只能引进一些其他世界的意识进入天道,成为天人,这样整个文明才能持续发展。”


“那为什么要设置六道呢?”


“为了筛选啊。就像美国一样,你想去就去啊,不要签证的?你看看欧洲接收了那么多穆斯林难民,把社会搞成什么样子了?这就是没有筛选造成的恶果。所以天人设置了六道轮回机制,筛选出那些善良的、平和的意识进入天道,而其他那些凶恶的,嗜杀的,奸猾的,该进饿鬼道进饿鬼道,该进地狱道进地狱道,他们就不操心了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“还有这种玩法?”我目瞪口呆。


“人才引进而已,这不很正常吗?”陈铭表情冷淡。


“那这么说,天人也挺善良的呀。”


“善良个屁!”陈铭表情忽然狰狞起来,“凭什么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进入天道,不符合他们意志的,就变成畜生、饿鬼、地狱?整个三千世界的生命,都是为他一家服务的?就凭他文明等级凌驾于其他世界之上,就把宇宙一切众生当作玩物?你想想,这跟古代皇帝选妃子有什么区别?好看的,纳入后宫,不好看的,充作婢女,或者打回民间,凭什么啊?这哪是什么善良啊,这简直是极恶!”


我已经懵了,敢情这六道轮回,只是一个独裁统治的产物啊。那这一切,跟兜率天又有什么关系?


“兜率天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们的文明也发展到了相当高的程度,只是,还不足以与天人抗衡。但他们却有一套摆脱六道轮回的办法,那就是通过修行,使意识获得极大能量,逃离轮回机制。”


历史在我眼前发生了惊人的重演,我脱口而出道:“非暴力不合作?”


“没错,就是圣雄甘地的那套玩法。你英国人来殖民,好,我们打不过你,但我们不去你们的工厂,不去你们的医院,我们自己手摇纺车织布,自己种粮食,自己晒食盐,总之不参与你们的任何体系。甘地就凭着这种手段,赶走了英国殖民者,迎来了印度的独立。所以你看,这套做法在小世界里成功了,在宇宙尺度下,也一定会成功。”


“通过修行,逃离六道,不跟他们玩,最后让他们自生自灭。你是说,这才是佛祖的真正意图?”


“没错。”陈铭长呼了一口气,“说了这么多,我们终于回到正题上了。”


“可是,我不明白,佛祖为什么不明说,反而要靠晦涩难懂的佛经启示众生?”


“在宇宙里有一条通用法则,就是‘高等文明不得随意干涉低等文明的进程’,其实不是不能干涉,而是一旦发生大范围的干涉,就会被天人监控到。他可不想看着你们结成什么战略同盟,那样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,甚至是轮回机制。所以,兜率天文明根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他们只能通过传播佛教这种方式,潜移默化地启示众生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我恍然大悟,不过又有疑问,“那既然如此,佛祖为什么不一直留在世间,而是最后灭度?”


“有三世佛,分别为过去佛燃灯、现在佛如来、未来佛弥勒。每一任佛祖,都有自己的使命。他们虽然能量极强,但似乎无法在世间呆太长时间,过几十年就要灭度,重回兜率天。我想,这应该是他们的一种生命循环体系,就像我们的睡眠和苏醒的交替一样。”


陈铭的话,像重锤一样打在我的心上,我想找出他逻辑上的漏洞,却发现无懈可击。我不知道到底哪个身份才属于他:精神病?佛教徒?天体物理学家?还是一个……反抗者?


忽然间,我意识到了一个致命的纰漏,这个发现让我欣喜异常!


我强忍着心中的兴奋道:“你说兜率天距我们有四千万光年,那释迦摩尼佛就算以光速过来,也要四千万年啊,为何刚刚在人类文明诞生不久,他就来到了世间?”


“释迦牟尼传输的并非实体,而是意识,他只是将意识投射到了地球上。知道‘超距作用’吗?根据量子纠缠原理,只要粒子产生了彼此作用,不管相隔多远,都会即时发生一样的状态。莫说四千万光年,就算四亿万光年,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弹指之间。”


“只有……意识?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《三体》里的“只送大脑”。


“没错,佛祖借用了一个人类的躯体,但意识却是属于兜率天的,所以就算他贵为王子,也总是感觉有未完成的夙愿,而直到35岁,他的意识才完全苏醒——当时,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枯坐七天七夜,忽然目睹启明星而大彻大悟,”陈铭忽然苦笑道,“其实,启明星能悟到什么,他所看向的,只不过是室女座星系的方位。”


我激动地大叫道,“他看到的,是自己的母星?!”


“对,他捕捉到了那股能量,于是,彻底觉悟了,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”


绘画:邢斯恬


天呐,这是一出多么振奋人心的景象,我浑身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。


一个来自千万光年外的反抗者,在异乡的土地上觉醒了,不知那时,他所流下的,是兴奋还是悲伤的泪水。


“可是,我还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毁掉服务器?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”


陈铭忽然露出了悲哀的神情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“佛经记载,弥勒离开世间后,将回到兜率天,直到五十六亿六千万年后才会重新降生于世,普度众生。这个你可知道?”


“我知道,所以他才被称作‘未来佛’。”


“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呵呵,你不觉得时间太长了一点吗?”


“是,可是……”


“欧阳,他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说弥勒不会来了,五十六亿六千万年,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渺茫的希望而已。不仅是他,所有佛陀都走了,不会再来了,所以这个时代,才被称作‘末法时代’。”


“为,为什么?”我竟然惶恐起来。


“因为天人发现了他们。再细微的动作,还是没能逃脱天人的眼睛。为了躲避搜寻,他们全部回到了兜率天。”陈铭苦笑一声,“你知道吗,地球肯定成为天人的重点监控区域了。”


“那你毁掉服务器是……”电光火石间,我一下子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!


陈铭为了寻找心目中的圣地,拼命地搜寻兜率天,可是当他真正的找到了兜率天,验证了这个文明的存在后,却又推出了这个让人细思极恐的理论!


天人很有可能通过监控他们的数据,进而找到兜率天文明!那样的话,那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
“我是为了保护佛祖。”他长叹了一口气,镜片下面,竟然滚出两道浑浊的眼泪。


绘画:邢斯恬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也激荡着一股复杂的情感,悲伤、兴奋、惋惜,或者兼而有之。


在我的眼里,陈铭不再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,佛教徒抑或物理学家,都不是,此时此刻,他只是一个悲伤的跋涉者。


不知道这条路,会走向何方。


“陈教授,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
“我说了,你是一个牛逼的作家,我看过你的东西。你要把这些写下来,传递下去。知道吗欧阳,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我爱的人们,不知我为何而死。我身在六道之中,没有想过自己能摆脱轮回,但我希望众生能结束这无尽轮回,跳出苦海。就算我去不了兜率天,但我希望你们都能往生极乐,永获新生。”


当我从腊山精神病院走出来的时候,精神恍惚,像刚从一场梦里醒过来一样。


朋友问我陈铭给我说了什么,我动了动嘴皮子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是紫金山天文台打来的,说被陈铭毁掉的服务器已经修好了,数据已经全部恢复,完好如初。


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
末法时代,来临了。


邢斯恬: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创作培训中心主任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陕西分院院长


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驻院画家


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办公室成员


李可染画院没骨画研究中心研究员


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


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


2017年结业于李可染画院李魁正花鸟高级研修班


199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。



公司首页    |  顾易剑简介    |    预测说明    |  八卦排盘   |    预测标准   |    八卦象数  |    最新动态   |    联系我们    

地址:
电话: